您的瀏覽器版本過低,建議您選擇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世界欠我一個初戀 立即播放

電視劇 24集全 熱度 3183

地區:內地

導演: 陳世嶧

類型:網劇 / 都市 / 自制 / 偶像 / 青春

語言:普通話

簡介: 24歲的邢運(白鹿飾),是一個真誠善良又樂觀的女孩,身為原畫師的她也一直夢想著要做一名產品架構師,作為TIG公司的頭號員工,一直努力支持著公司老板夏柯(邢昭林飾)。恰逢公司旗下一款戀愛類項目進行全公司產品...展開
劇集列表 更新至24/共24集 )
由于版權原因,部分劇集暫時無法觀看,請持續關注更新~~感謝使用愛奇藝!
正在加載...

分集劇情

  • TIG旗下熱門游戲《無限未知之戀》的副本項目即將啟動,因為策劃部交不出滿意的方案,總裁夏柯決定在公司內部進行跨部門海選。這讓一直對策劃有興趣的美術組員工——兼TIG元老和“吉祥物”的邢運蠢蠢欲動。在又一次作為吉祥物參加夏柯的商務活動時,邢運趁機邀功,毛遂自薦,卻只換來對方一句輕蔑的諷刺——“想做約會副本策劃,至少也要有個男人肯跟你約會吧”。為賭氣而踏上相親之路的邢運,遇到了眉眼清秀的優雅紳士楚楠。 得知邢運去相親的夏柯暗自不爽,剛巧他被運營商王總設計,不得不在一家高檔西餐廳里與對方的妹妹進行同樣的相親,這讓他有了一種不攪局不為快之感。于是與楚楠相談甚歡剛剛找到點感覺的邢運,就被老板的連環call催回了公司。公司樓下,楚楠直白表示邢運就是他想象中的女友,想要和她繼續發展下去。得知邢運迅速踏入戀愛關系,夏柯驚掉下巴。 夏柯的多年好友何遇上門求合作,一句“把談戀愛的時間都扼殺在工作中”點醒了夏柯。會議室里,橫跨六個部門的15份策劃方案中,邢運的方案意外脫穎而出,唯一的勁敵是策劃部的東東。

  • 夏柯質問沈清為何和楚楠分手,沈清冷笑回道,因為他媽嫌我離婚又帶著孩子。沈清那挑釁的眼神夏柯很明白,意思是,這是他欠她的。 邢運和楚楠一起看電影,楚楠似乎并不喜歡看動畫片,在中途睡著了。事后他為此真誠的道歉,還邀請她周末去他家看紀錄片。邢運沒想那么多,一口答應。 依依拉著邢運到內衣店采買“戰斗內衣”卻意外遇到夏柯,夏柯身后的沈清讓陪邢運逛街的依依立刻伸出了八卦的觸角,將沈清鎖定為夏柯的女朋友,自認洞悉了老板秘密的二人,在沈清喊夏柯結賬的時候落荒而逃。得知剛才的女孩是楚楠的新女友,沈清驚訝萬分。 邢運按時赴約去看紀錄片,卻發現是一場家宴。邢運在楚楠父母詢問中陣陣尷尬,接到夏柯試探性的電話后借機脫逃,臨走,被楚母套上個玉鐲子說是見面禮。 夏柯臨時叫來何遇配合上演一場高爾夫球場談業務的戲碼,卻不料邢運在赴約的路上遇到人販子。夏柯把腳受傷的邢運從警察局接出來,見楚楠放邢運孤身一人深夜出行心有怨言,告誡邢運楚楠根本不愛她。戀愛中的邢運當然聽不慣這種“逆耳忠言”。

  • 夏柯親手幫她處理腳傷時,發現了邢運手上的鐲子。得知鐲子價格不菲,邢運說什么也要把它拿下來,二人在洗手間齊心協力卻失敗。夏柯找出一套女人的睡衣,邢運才想起來,面前的老板可是有女朋友的人啊。 清晨,一個身影沖進臥室,撈起睡的迷糊的邢運就往衣柜里塞。狹小的空間讓情景曖昧萬分。邢運卻直接把腦洞開在了諜戰片,高利貸?黑社會?現實更加糟糕,門一開,竟是“女朋友”沈清和一個小男孩。沈清當然認出這就是前幾天內衣店里那位楚楠的新女友,冷言冷語擠兌幾句以后,展開正室范兒做起早餐,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邢運硬著頭皮吃過早飯,一邊又對三人關系展開猜測。沈清送邢運去醫院治療腳傷,路上旁敲側擊詢問邢運和楚楠的情況,邢運趕緊趁機發誓,自己一定會和楚楠好好相處,別無他心,一走到底。沈清聽聞更氣。 邢運瘸著腿回公司上班,八卦之心不死,卻不小心在公司群聊里透露了老板夏柯“女朋友”和“私生子”的爆炸新聞。本以為自己職業生涯到此結束,卻換來夏柯的特赦:腿好之前可以在家辦公。

查看全部劇集詳情
  • TIG旗下熱門游戲《無限未知之戀》的副本項目即將啟動,因為策劃部交不出滿意的方案,總裁夏柯決定在公司內部進行跨部門海選。這讓一直對策劃有興趣的美術組員工——兼TIG元老和“吉祥物”的邢運蠢蠢欲動。在又一次作為吉祥物參加夏柯的商務活動時,邢運趁機邀功,毛遂自薦,卻只換來對方一句輕蔑的諷刺——“想做約會副本策劃,至少也要有個男人肯跟你約會吧”。為賭氣而踏上相親之路的邢運,遇到了眉眼清秀的優雅紳士楚楠。 得知邢運去相親的夏柯暗自不爽,剛巧他被運營商王總設計,不得不在一家高檔西餐廳里與對方的妹妹進行同樣的相親,這讓他有了一種不攪局不為快之感。于是與楚楠相談甚歡剛剛找到點感覺的邢運,就被老板的連環call催回了公司。公司樓下,楚楠直白表示邢運就是他想象中的女友,想要和她繼續發展下去。得知邢運迅速踏入戀愛關系,夏柯驚掉下巴。 夏柯的多年好友何遇上門求合作,一句“把談戀愛的時間都扼殺在工作中”點醒了夏柯。會議室里,橫跨六個部門的15份策劃方案中,邢運的方案意外脫穎而出,唯一的勁敵是策劃部的東東。

  • 夏柯質問沈清為何和楚楠分手,沈清冷笑回道,因為他媽嫌我離婚又帶著孩子。沈清那挑釁的眼神夏柯很明白,意思是,這是他欠她的。 邢運和楚楠一起看電影,楚楠似乎并不喜歡看動畫片,在中途睡著了。事后他為此真誠的道歉,還邀請她周末去他家看紀錄片。邢運沒想那么多,一口答應。 依依拉著邢運到內衣店采買“戰斗內衣”卻意外遇到夏柯,夏柯身后的沈清讓陪邢運逛街的依依立刻伸出了八卦的觸角,將沈清鎖定為夏柯的女朋友,自認洞悉了老板秘密的二人,在沈清喊夏柯結賬的時候落荒而逃。得知剛才的女孩是楚楠的新女友,沈清驚訝萬分。 邢運按時赴約去看紀錄片,卻發現是一場家宴。邢運在楚楠父母詢問中陣陣尷尬,接到夏柯試探性的電話后借機脫逃,臨走,被楚母套上個玉鐲子說是見面禮。 夏柯臨時叫來何遇配合上演一場高爾夫球場談業務的戲碼,卻不料邢運在赴約的路上遇到人販子。夏柯把腳受傷的邢運從警察局接出來,見楚楠放邢運孤身一人深夜出行心有怨言,告誡邢運楚楠根本不愛她。戀愛中的邢運當然聽不慣這種“逆耳忠言”。

  • 夏柯親手幫她處理腳傷時,發現了邢運手上的鐲子。得知鐲子價格不菲,邢運說什么也要把它拿下來,二人在洗手間齊心協力卻失敗。夏柯找出一套女人的睡衣,邢運才想起來,面前的老板可是有女朋友的人啊。 清晨,一個身影沖進臥室,撈起睡的迷糊的邢運就往衣柜里塞。狹小的空間讓情景曖昧萬分。邢運卻直接把腦洞開在了諜戰片,高利貸?黑社會?現實更加糟糕,門一開,竟是“女朋友”沈清和一個小男孩。沈清當然認出這就是前幾天內衣店里那位楚楠的新女友,冷言冷語擠兌幾句以后,展開正室范兒做起早餐,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邢運硬著頭皮吃過早飯,一邊又對三人關系展開猜測。沈清送邢運去醫院治療腳傷,路上旁敲側擊詢問邢運和楚楠的情況,邢運趕緊趁機發誓,自己一定會和楚楠好好相處,別無他心,一走到底。沈清聽聞更氣。 邢運瘸著腿回公司上班,八卦之心不死,卻不小心在公司群聊里透露了老板夏柯“女朋友”和“私生子”的爆炸新聞。本以為自己職業生涯到此結束,卻換來夏柯的特赦:腿好之前可以在家辦公。

  • 邢運在房間里向楚楠坦白自己那晚出了事所以住在了老板家,楚楠從容表示理解和信任。對話被手機那頭的夏柯聽到,在楚楠回去后,夏柯又一次告誡邢運,楚楠不在意她,卻被邢運反過來教育,這才是成年人的愛情觀,讓他向楚楠看齊。 楚楠帶邢運復查腳傷,車子經過沈清的烘培教室,看到沈清上了一個男人的車。楚楠一時腦熱,追車狂飆,一個急剎,邢運那怎么也摘不下來的鐲子,碎了!邢運驚恐地看著楚楠,而楚楠回過神來,突然說自己壓力太大了,想馬上和邢運結婚…… 團隊建設當天,夏柯故意安排大巴車載員工集體出發,家屬自行前往,打破了邢運為楚楠準備的“填滿三小時車程的精彩節目和食物”。到達度假村,意外遇見來此洽談蛋糕訂單的沈清。沈清心血來潮,在眾人面前和夏柯“大秀恩愛”,還跟同事們打聽邢運這個“吉祥物”和夏柯創辦公司時那些有趣往事。邢運為了避嫌,決定先走為上,夏柯及時撇清了和沈清的關系,原來他們竟然是一對親姐弟,之前的一切不過是沈清的捉弄。至于為什么兩個人的姓不一樣?因為他們的父母早逝,為了紀念母親沈清隨了母姓。

  • 看到邢運嫵媚造型的夏柯嘴上說丑,心里卻忐忑。 邢運還是趁楚楠歸來前恢復了自己宅女造型,面對楚楠更進一步的試探臨陣逃脫,走夜路去露天泳池看風景。夜深人靜中,邢運把跟在身后的夏柯當成了歹徒,情急之下使出夏柯曾教授的防身術,蹬出的腳被夏柯抓住。面對夏柯對自己和楚楠“比起情侶,更像是一起完成戀愛任務的隊友”這種說辭,邢運嘴硬反駁,但當夏柯以“實驗”為由向自己靠近時,卻條件反射閉上雙眼。邢運又一次落荒而逃,卻險些撞到沈清和楚楠在樓道親吻,關鍵時刻追上她的夏柯用浴巾遮住了真相。 半夜,沈清因兒子小西急診入院的事和楚楠匆匆離開。邢運一個人在酒店房間,懷疑起自己對楚楠的感情。 真人CS戰場上,邢運被調換到和夏柯一組,在一場場激戰中,邢運為夏柯做著誘餌和擋箭牌的角色,眼看勝利在望,夏柯卻為了救邢運,磕到一塊石頭上。 邢運和依依Amy上山許愿,在Amy 的攛掇下,在許愿緞帶上寫下愛情順利的愿望。傳說綢緞系的越高,越有機會實現愿望。邢運吃力地墊著腳夠高枝,夏柯的手從身后伸來,接過綢緞后放飛在風中。

  • 邢運代替Amy跑來醫院送電腦,為了不讓邢運看到楚楠,夏柯將她支走,但邢運卻在大門撞見楚楠。楚楠謊稱自己的弟弟心臟病入院。二人吃飯時遇到楚楠的同事,對方不陰不陽地說了一些楚楠苦戀的過往。邢運聽得云里霧里,楚楠卻岔開話題,整頓飯獨斟獨飲,心事重重。 邢運隨夏柯參加游戲峰會,被惠澤游戲的楊老板注意到,企圖挖人,邢運果斷拒絕。夏柯得知晚宴嘉賓富由老師是邢運的偶像,重新接受了本來已經拒絕的晚宴致辭,并讓邢運有機會在后臺和富由老師握手合影。邢運感激涕零,感嘆只要活著就會有好事發生!夏柯和邢運在一起的畫面讓路過的楚楠同事誤解,口出不遜,夏柯邢運聯手反擊。 楚母禁止楚楠來看小西,并催促他和邢運更近一步。楚楠下定決心,以吃飯為由,將邢運約到婚紗店。邢運為了照顧楚楠最近低落的情緒,勉強答應試一下婚紗。楚楠有事離開一會兒,邢運看到他的手機在茶幾上震動不停。來電顯示赫然浮著夏柯二字。鬼使神差,邢運按下了接聽鍵,夏柯熟悉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如果你選擇沈清,現在照著地址滾過來!

  • 另一邊,邢運將怨氣都歸到了夏柯的知情不報上。一貫橫行霸道的夏總裁頭一回在自己的吉祥物面前吃了癟。員工們郁悶的發現,總裁最近視察公司大廳和訪問茶水間、樓下便利店的次數成倍增加,兩個人就這樣僵持著一天偶遇八百多次,似乎在賭氣看誰先服軟。一次夏柯撞見邢運加班到深夜,準備送她回家,但卻依舊吃了癟。被邢運拒絕后,不放心的他一路默默的跟著邢運乘坐的公交車,還及時電話提醒了因為睡覺即將坐過站的邢運。 邢運找公司程序員幫忙解決游戲問題,但慘遭拒絕還遭受輕視。夏柯知道后不僅在辦公室教邢運玩游戲為之后征服程序員們打下基礎,還以犒勞項目組的理由,讓大家在高檔餐廳聚餐,幫助邢運獲得了程序員大哥們的刮目相看,夏柯邢運的關系也緩解下來。 楚母終于咬牙決定不再插手楚楠的選擇。邢運的表姐邢澄得知邢運和楚楠“分手”,執意帶她去KTV療傷徹夜唱苦情歌來療傷。邢運無聊到睡著,天泛白的時候被“破門而入”的何遇嚇到,一時沒認出,以話筒攻擊并落荒而逃。清晨進了公司直奔茶水間搜羅糧食的邢運發現泡面餅干等存貨不知被哪個組一掃而空了。

  • 邢運在夏柯辦公室醒來后,看到滿桌的外賣擺在眼前。還沒來得及猜測老板是哪根筋搭錯了,邢運就被夏柯拉去醫院見客戶——頭部裹著紗布躺在病床上的何遇,何遇點名未來和TIG的合作要直接對接邢運,被夏柯拒絕。 沈清的蛋糕工作室迎來了一個神秘的客戶需求,要求定制“加黑咖啡的甜姜面包”,沈清推門而出,在預訂地址見到了小西的親生父親——凌山。一段被掩蓋的過去就要被揭開。 夏柯撞到了又一個相親現場:邢運和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邢運誤以為是義工面試,聊到后面才知道他是給自己兒子選媳婦。夏柯和邢運順藤摸瓜,在公園相親角看到邢運的資料。為了不讓類似事情繼續發生,夏柯決定同意何遇提出的要求,讓邢運作為佳沃的直接對接人,用工作填滿她的時間。 夏柯赴上海出差,出行前為了確保邢運可以心無旁騖地工作,特意叮囑此次和佳沃合作事關重大,必須拿出百分之二百的時間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