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瀏覽器版本過低,建議您選擇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十年三月三十日 立即播放

電視劇 39集全 熱度 2439

地區:內地

導演: 鐘澍佳

類型:都市 / 偶像

簡介: 企業獵手靳燃放棄國外的高薪挽留,為了愛情和夢想,回國出任某旅游公司首席運營官,并重逢初戀愛人袁萊。靳燃奮起直追,終于在解除了種種誤會之后重拾愛情,最終邁入婚姻的殿堂。職場菁英徐辛頤和電子競技高手丁昂重...展開
劇集列表 更新至39/共39集 )
由于版權原因,部分劇集暫時無法觀看,請持續關注更新~~感謝使用愛奇藝!
正在加載...

分集劇情

  • 日本,一名員工因為不滿靳燃收購公司后裁員的決策,以極端方式威脅靳燃收回決策。靳燃果斷利落地處理員工的不理智行為。靳燃讓秘書偷偷給前述員工現金救急,并表示自己救急不救窮。但公司的原則和底線不能觸碰。袁萊和趙承志在婚紗攝影店拍攝公司宣傳用的照片,店員夸贊趙承志和袁萊是天造地設的一對。這時,袁萊收到總經理紀敖亭的電話,需要袁萊緊急“救火”。袁萊幫紀敖亭從前女友處找回丟失的優盤。

  • 丁昂帶女朋友逛街,兩個貪玩的孩子不小心將咖啡潑在女友剛買的衣服上。丁昂的女朋友咄咄逼人,讓小孩子家長賠償,丁昂斥責女朋友的無理取鬧。女友要求丁昂給丈母娘買套房子做補償。丁昂憤怒得讓女友下車,并提出分手。丁昂在自家的售樓中心偶然遇見徐辛頤和男朋友高子富來買看房。丁昂主動和辛頤打招呼,看著辛頤和高子富甜甜蜜蜜的樣子,丁昂內心回憶起和徐辛頤相處的大學時光,沒想到喜歡的女孩快要嫁人了,不由黯然神傷。

  • 第二天上班的袁萊聽到同事們議論公司空降了一個首席運營官,女同事們對這個傳說中的大魔王很好奇。袁萊不小心撞到了新晉公司的高管,卻發現就是靳燃。靳燃看著工位上的袁萊,輕聲呢喃:我回來了。靳燃新官上任三把火地召開全體會議。靳燃針對各個項目經理的優勢和劣勢做了分析,大家這才發現新來的領導是有備而來。靳燃掏出了一封自己寫的投訴信,指出袁萊負責的日本高端旅游存在的問題。

查看全部劇集詳情
  • 日本,一名員工因為不滿靳燃收購公司后裁員的決策,以極端方式威脅靳燃收回決策。靳燃果斷利落地處理員工的不理智行為。靳燃讓秘書偷偷給前述員工現金救急,并表示自己救急不救窮。但公司的原則和底線不能觸碰。袁萊和趙承志在婚紗攝影店拍攝公司宣傳用的照片,店員夸贊趙承志和袁萊是天造地設的一對。這時,袁萊收到總經理紀敖亭的電話,需要袁萊緊急“救火”。袁萊幫紀敖亭從前女友處找回丟失的優盤。

  • 丁昂帶女朋友逛街,兩個貪玩的孩子不小心將咖啡潑在女友剛買的衣服上。丁昂的女朋友咄咄逼人,讓小孩子家長賠償,丁昂斥責女朋友的無理取鬧。女友要求丁昂給丈母娘買套房子做補償。丁昂憤怒得讓女友下車,并提出分手。丁昂在自家的售樓中心偶然遇見徐辛頤和男朋友高子富來買看房。丁昂主動和辛頤打招呼,看著辛頤和高子富甜甜蜜蜜的樣子,丁昂內心回憶起和徐辛頤相處的大學時光,沒想到喜歡的女孩快要嫁人了,不由黯然神傷。

  • 第二天上班的袁萊聽到同事們議論公司空降了一個首席運營官,女同事們對這個傳說中的大魔王很好奇。袁萊不小心撞到了新晉公司的高管,卻發現就是靳燃。靳燃看著工位上的袁萊,輕聲呢喃:我回來了。靳燃新官上任三把火地召開全體會議。靳燃針對各個項目經理的優勢和劣勢做了分析,大家這才發現新來的領導是有備而來。靳燃掏出了一封自己寫的投訴信,指出袁萊負責的日本高端旅游存在的問題。

  • 新娘轉過身,竟然是周西子,靳燃一度尷尬,但也喜悅地得知袁萊其實只是和趙承志保持著朋友之間的距離。新娘扔捧花,幸運落到了徐辛頤手中。高子富被大家起哄著向徐辛頤求婚。高子富卻以各種緣由沒有求婚,徐辛頤難掩失落。伴娘團敬酒,賓客讓袁萊喝酒,靳燃和趙承志一起為袁萊擋酒。靳燃跟隨袁萊訴說衷腸,被袁萊拒絕。趙承志不爽靳燃不告而別,也不爽他突然回來打破這么多年的平靜。兩人劍拔弩張,幸被趕來的丁昂化解。

  • 趙承志得知袁萊在公司受到了欺負,帶著律師函前往非途公司。鮑博調侃趙承志和袁萊之間有不正當關系,趙承志差點和鮑博動手,被袁萊攔下。袁萊路過谷陽的咖啡館,回想起大學期間,自己那么努力追到學霸靳燃的興奮心情,現在卻物是人非。袁萊走進咖啡館,遇見靳燃在替谷陽工作。靳燃送給袁萊作為定情信物的三棱鏡,但袁萊果斷拒絕了靳燃的禮物,讓靳燃不要再浪費心思了,自己已不是從前的那個少不經事的小女孩了。

  • 靳燃接到合作伙伴顧颯的電話,表示自己回國處理私人事務,引發了顧颯的擔憂。紀敖亭派鮑博調查靳燃,發現靳燃曾經在東方大學的數學系上過學,還有一個女朋友。但是畢業后到日本留學,毫無情面地攀上高枝?;橐瞿且粰诤杖粚懼耙鸦椤?。袁萊和小菲在咖啡館討看見李文渾身臟兮兮的走過。袁萊想追上李文了解近況卻又看見靳燃和供應商白總在一起,袁萊認為李文的一切都是靳燃造成的。袁萊前去給趙承志送合同,看見沈雙雙和趙承志動作曖昧。袁萊希望趙承志能夠幫助被性騷擾開除的李文。一旁的雙雙得知李文被性騷擾還被開除,決定為她討回公道。

  • 高子富用氣球掛橫幅高調求婚辛頤,辛頤拒絕高子富,高子富糾纏辛頤,丁昂挺身而出救辛頤,高子富反誣蔑辛頤劈腿了,辛頤十分憤怒。丁昂帶著徐辛頤回到大學畢業之初租住的房子,并表示這個房子一直保留就是等待徐辛頤回來,徐辛頤再次租下這個房子。辛頤向丁昂講述了這段時間以來的遭遇和心情,尤其是當年到丁昂的生日會被當眾羞辱的場景。丁昂心疼辛頤,辛頤講述完遭遇后安心地睡去了,丁昂發誓要保護辛頤不再傷心。

  • 非途旅游公司最近著重開發裴心島的旅游項目,紀敖亭問詢袁萊對裴心島的開發計劃。袁萊一腔熱情講述自己注重游客觀感的方案,紀敖亭感嘆眼前小姑娘的快速成長,但是實際上拒絕了袁萊的方案,紀敖亭希望袁萊能夠用更穩妥的方式幫助公司推動裴心島計劃。靳燃來約袁萊去看明天的日出,袁萊爽快答應,卻在衣服里看到靳燃的物品,在準備給靳燃送過去的時候,在走廊上看見靳燃和兒子視頻。袁萊頓覺五雷轟頂,,五年已經過去了,靳燃早不是自己認識的靳燃了,袁萊轉身回了房間。

  • 針對裴心島的開發計劃,靳燃和紀敖亭在公司的提案大會上分別提出不同方向的旅游線路??偛繘Q定,讓靳燃和紀敖亭的兩種提案均試運行一段時間,來檢驗一下到底哪種方式更合理。靳燃以初到公司沒有助手為由,借機抽調紀敖亭的下屬袁萊。拳擊館,靳燃和丁昂練習拳擊,丁昂調侃靳燃假公濟私把袁萊綁在身邊,靳燃調侃丁昂要勇敢面對自己對徐辛頤的感情,不然到時候搶親比告白可困難多了。

  • 袁萊和靳燃到達裴心島,兩人實地考察了裴心島美如畫的情人崖。隨后靳燃帶了袁萊來到獨具特點的少數民族風情的民宿居住,還穿上了當地的特色服裝。袁萊也覺得這樣的安排,可以讓旅客有更好的體驗。靳燃送袁萊回到酒店房間,靳燃卻突然拿出手機和自己的 “兒子”視頻。袁萊尷尬,靳燃卻把袁萊一把攬住說這是自己的女朋友。袁萊才明白,這個孩子并不是他親生兒子,而是干兒子。兩人之間的氣氛變得曖昧起來,袁萊接到趙承志的電話,袁萊把靳燃推出房間,心情變得很好。

  • 為了安頓好游客,靳燃先安排大家進行自由燒烤,暫時緩解了燃眉之急。袁萊得知五星級酒店的房間都是被紀敖亭提前壟斷了,建議靳燃放下面子向紀敖亭請求幫助,畢竟游客的體驗是最重要的。袁萊的旅客看到閨蜜發的五星級酒店的房間,吵鬧著也要去住五星級酒店不想在沙灘上呆了。正在大家一籌莫展時袁萊看著遠處的房子,突然有了主意。袁萊和靳燃齊心協力,將一艘漁船重新粉刷和裝修,不僅新穎特別,還解決了游客住宿的難題。

  • 接待游客的工作結束,靳燃和袁萊從裴心島回到上海,趙承志習慣性想送袁萊回家卻被靳燃阻止。趙承志不甘心,邀請靳燃來拳擊場比賽一局。酣暢淋漓的一場拳擊賽之后,承志放下執念,愿意將袁萊讓給靳燃,但條件是靳燃一定要對袁萊好,否則自己不會放過他。在非途公司的測評會議上,靳燃的浸入式體驗取得壓倒性勝利。紀敖亭向文森特反映盧卡斯想要裴心島線路的深度合作運營權,卻不想被文森特拒絕,紀敖亭加深了對靳燃和文森特的不滿。

  • 趙承志和沈雙雙在崎嶇的山道上行走,沈雙雙意外失足,趙承志非常緊張,卻忽然發現雙雙墜落的“山崖”離地面也就幾公分,連個土丘都算不上,于是故意放手。這可嚇壞了雙雙。雙雙安全落地后,覺得趙承志是在意自己的。趙承志在山林中意外被一只毒蜘蛛咬傷。雙雙看著承志緊張不已,急忙給丁昂打電話,趙承志的意識越來越迷糊。丁昂指導雙雙給承志做簡單包扎。山里的信號不好,兩人的聯系時斷時續。丁昂打電話給120求助。沈雙雙按照指南針的指示背著承志向著西面方向走,就在沈雙雙體力透支的前一秒,雙雙等到了前來支援的人。

  • 在醫院走廊,袁萊發現丁昂和徐辛頤之間的關系有些曖昧,丁昂暗示靳燃自己已經和辛頤在一起了,希望靳燃可以抓點緊。靳燃表示自己一定會奮起直追。為了進行影視協拍的業務,靳燃向紀敖亭借調袁萊來幫忙。靳燃和袁萊來到裴心島,接待思恩影視公司的制片人李靜,袁萊細心發現了李靜的特點獲得靳燃的贊賞。袁萊帶著李靜一連看了好幾個景點,李靜都不是很滿意。其實袁萊是利用李靜的心理特點故意為之,終于在最后一個景點獲得了李靜的滿意。

  • 二天在裴心島的拍攝中,突然涌現出幾個漁民阻止拍攝進程,李靜責問非途公司是怎么回事。靳燃安撫李靜的情緒,袁萊悄悄跟著鬧事漁民離開,發現漁民在和翻譯小劉接頭。靳燃及時趕到斥責袁萊不該自己一個人去。在靳燃的壓力下,小劉終于承認是按照李莎的指示來做的。李莎剛好來到劇組,前去找李靜自我介紹,卻吃了李靜的閉門羹。袁萊當場質問李莎人還沒到就開始在劇組搞破壞,李莎拒不承認。這時候,靳燃出現,拿著李莎安排小劉的錄音給李莎聽,李莎啞口無言,狼狽離開。

  • 靳燃問袁萊怎么處理一直暗中破壞的李莎,袁萊認為低調處理比較好,畢竟這件事公布的話會影響到公司在客戶面前的形象,靳燃感慨袁萊變得越來越成熟